猫咪通知社区app

♂? ,,

午后的日光照射在大地上,舒云慵懒的坐在了葡萄架下,悠闲的晒着日光浴,门口的位置传来了吵闹的声音,舒云睁开了眼睛,瞧着身边的素言和素竹二人。

“素言,外面是怎么回事儿?”舒云微蹙起了眉头,这么吵闹,没人来管吗?

“主子,奴才听说,梨落被晋升为侍妾,今日要给所有的女眷敬茶,应该是去了三爷那边,很快回来咱们这边的!”素言回禀道。

“一会,去院落的门口,说我在礼佛,没有时间接见的!”舒云表示了拒绝的。

素言赶紧行动起来,直接亲自过去了门口,准备在门口,准备应对梨落的过来的。

没多长时间,舒云就听见了梨落怯懦的声音,若是没了解梨落的本性,舒云认为,自己大概会直接跌入坑里了。

“素言,舒舒觉罗格格可在院落?”梨落一身湖蓝色的宫装,头上别着的一直景泰蓝的流苏,看样子比一般的宫女稍微好了一些。

“爷离开时,命令主子礼佛,来的时候,真的是不巧呢!”素言摇摇头。

“素言,我只是给舒舒觉罗格格请安,看让我进去吧!”梨落看着素言说道。

“主子都没时间接见,进去了也会被怠慢,等到明日再过来吧!”素言听说,胤禛明日会在院落里面休沐,若是梨落过来了,应该帮着主子阻挡一下。

“真的不行吗?”梨落仿佛快要落泪了,胤祉的院落,三福晋直接说了,不让她进去,在舒云这里,又遭到了如此的打击。

富二代带你遨游东京

“当然了,梨落姑娘,是八爷的新欢,奴婢们还要在主子的身边伺候,所以,您能别为难我吗?”梨落衣服委屈的样子,素言仿佛更加的委屈了。

梨落自知无法行得通,直接离开了。

素言看着梨落远去的背影,心里有些戚戚然,她们这些人哪个不羡慕梨落,听说了宴会上,八福晋不光没给好脸色,甚至,还直接说了,这样不安分的奴婢,将来也是得不到晋升的。

当初,素兰也不过是隐约的喜欢上了四爷,就被胤禛直接给清理了,舒云还没缓过神来。

“主子,梨落已经离开了,奴婢说,明日的时候,让她可以过来再给主子请安!”素言认为自己擅作主张了,所以,直接跪在了地上,希望舒云能原谅自己这遭。

“处理的很好!”舒云满意的点点头,“一会,咱们还真的要去抄写佛经!”

舒云不会让自己留下任何的把柄,若是用她来攻击胤禛,她心里会非常的不舒服的。

临近傍晚,胤禛踩着晚霞回来,舒云赶紧放下了手里的毛笔,往院落的方向赶去。

“爷,今日回来的好早!”舒云看着胤禛心情极好,也跟着笑了起来。

胤禛面带温柔的笑容,呆着舒云一起回到了书房。

“今日,处理的不错!”胤禛没头没脑的直接夸赞起来。

在行宫内,已经流传梨落去给女眷们请安,众女眷们部没有相见,这让胤祀感觉到非常的没面子的。

“爷,我真的在礼佛!”舒云发现,院落里面有陌生的面孔,小脸洋溢着诚恳的神色。

胤禛左右一看,立马恍然大悟起来。

“好吧,下不为例,说何时再来请安了吗?”胤禛清楚,胤祀肯定会相配的,大家都要配合一下才好。

“素言说了,是明日的时候!”舒云直接说道。

“苏培盛,给素言赏银100两,护住了主子,们就都该得到奖赏的!”胤禛一点不含糊,舒云这里能够被照顾的很好,胤禛就会大手笔的奖赏的。

素言赶紧行礼谢恩了,舒云笑眯眯的看着素言,梨落的出现,让府邸的宫女们有些浮躁了,胤祀完是做了一个最坏的示范。

“爷….”舒云看着胤禛,“明日您难得休沐,还要…..”

舒云忽然想起,胤禛明日在院落啊。

“胤祀会跟过来。”胤禛吐出了轻飘飘的一句话。

翌日的清晨,舒云特意换上了一身粉蓝色的宫装,用一头的粉玉的头面,挽起了两把子头,脸上露出了一抹开心的笑容。

“爷,您看这套茉莉花的头面,会一直都没有带!”舒云抿嘴一笑,茉莉花从未出现在了女眷们的头上,这套头面是胤禛特意给她准备的,在府邸,根本没多少时间能用的。

“不错!”胤禛换上了一身家常服,除了象征身份的玉佩外,别的东西根本没佩戴的。

“主子,八爷和梨落姑娘来了!”苏培盛直接说道。

舒云紧张起来,胤祀不会是来的声讨的吧?

“好了,有爷在呢!”胤禛直接说道。

舒云跟着胤禛直接离开了,来到了正殿,胤祀和梨落坐在了哪里,胤禛看着胤祀的样子,脸上挂着笑容。

“四哥,我呆着梨落过来给小四嫂请安了!”胤祀的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

舒云很难从他的笑容里面,感觉到一丝丝的温暖的。

“八爷严重了,昨日,爷离开时,让我给礼佛,不得不在那边礼佛了!”舒云歉意的说道。

胤禛也点点头:“是,怎么没提前说?”

“给梨落举办了宴会,除了老九和老十外,其余的兄弟都有事情,福晋就说了,让梨落逐一的来请安!”胤祀不在意的说道。

舒云暗惊,原来,八福晋是想利用这个办法来羞辱梨落,现在,这位的心情变得非常的不好了。

“这倒是我的不是,知道,皇阿玛离京前,特意让我盯着十三和十四的功课的!”胤禛看着胤祀说道。

胤祀只能默默的点头了:“四哥,皇阿玛派遣的任务才是最重要的。”

舒云能听出胤祀话语里面的尴尬,胤禛敲击着扶手,等待梨落的举动。

“梨落,给四哥和小四嫂敬茶!”胤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直接说道。

梨落站起身了,素言直接端着茶盘出现,恭敬的跪在地上,给胤禛和舒云请安的!

“四爷,奴婢给您请安了!”梨落声音很是糯糯的,男人们一般都很喜欢这个声音的。

“起磕吧!”胤禛端着茶杯,直接放在了一旁的位置,“好好照顾老八,给老八开枝散叶!”

胤禛看了苏培盛一眼,托盘上是给梨落准备的赏赐,试衣服富丽堂皇的头面。

“给舒舒觉罗格格请安!”梨落行礼时,舒云侧身受礼,算是没有任何的越轨的动作。

“快起来!”舒云让素言准备了一对成色极好的对镯,算是给梨落颜面了。

番外四:去海边

♂? ,,

邻近九月,邻近海域都进入了最繁忙的收获的集结,胤禛和舒云决定休沐时,聚集大家一起去海边垂钓。

胤褆、胤禛、胤?、胤祥和胤禵一起去垂钓,正好让他们放松一下,缓解一下心中的郁闷。

“小乖,东西都准备好了吗?”胤禛询问道。

“嗯,差不多了!”舒云点点头,都已经准备妥当了,“海钓的工具已经准备好了,明日的时候,咱们是不是要住在海边呢?”

现在,正好是风和日丽的好时候,来往的渔船上,都是丰收的货物,上面有不少的吃的,有一些。

“嗯?”胤禛考虑了一下,若是要在外面住的话,可能需要几日的时间。“住上两三日吧,咱们距离基地很紧,随时能回来拿东西,就不要带那些东西了!”

舒云也听了一下,把清单给列出来了, 上面是都是要准备的东西。

两日的准备,迎来了休沐的时间,龙凤胎早早的起身了,坐在了餐桌上,看着上面的早膳,直接大口大口的吃着。

“慢些吃!”舒云看着龙凤胎狼吞虎咽的样子,有些黑线了。

嬷嬷们站在了旁边,一副要说话的样子,却无人敢多言。

“好了,们都先下去吧。”舒云挥退了嬷嬷们,让他们放松一下。

宜肯额放慢了速度:“额娘,咱们要去海边吃午膳吗?”

前几日,胤?早早的与宜肯额说了,休沐的时候,要去海边露宿几日,能整日的吃海鲜了,宜肯额就一直在期待着。

“有烧烤海鲜,这次不吝啬让们用的!”胤禛直接说道。

瞬间,宜肯额的眼睛亮晶晶的,每次吃海鲜,舒云都有限制的,胤禛只是当做听从舒云的话,极少会反抗的。

“阿玛,说的是真的?”宜肯额放下了手里的碗筷,看着胤禛。

“当然了。”胤禛伸手指了一下外面的东西,那些都是集中用烧烤的。

宜肯额看了,心里欢欣雀跃,那个矮的架子,就是他们两个小家伙来烧烤的。

早膳后,一行人坐着马车离开了军港,胤禛一家五口做在了马车内,宜肯额和瑚图里丰生扎喇芬二人靠近了婴儿床,用手戳戳哈丰阿的小脸,把沉浸在睡梦中的哈丰阿,直接给闹醒了。

马车内瞬间响起了婴儿的哭声,胤禛怒瞪了一眼宜肯额,他肯定戳的肿了,要不然,哈丰阿不会闹腾的。

在这段时间,胤禛发现了一件事情,哈丰阿很喜欢瑚图里丰生扎喇芬,不论姐姐如何折腾他,他永远都是笑脸相迎,若是让宜肯额出手的话,他就是臭着脸,稍有不顺心,就在哭闹起来了。

“阿玛,我又没碰到,怎么不说瑚图里丰生扎喇芬呢?她可是碰到了!”宜肯额有些不甘心了,胤禛永远都把女儿捧在手心里,他就遭殃了,总是被当做炮灰了。

瑚图里丰生扎喇芬靠在了舒云的怀中,一脸怒意的瞧着宜肯额。

“阿玛,弟弟从来不会冲着我哭的!”瑚图里丰生扎喇芬也有自己的想法,若是真的哭了,肯定是宜肯额招惹的。

宜肯额的脸色有些不好了,瑚图里丰生扎喇芬说的还真的是实话,当初,他也觉得很奇怪,为何哈丰阿就是冲着他哭泣呢?

“宜肯额,远离哈丰阿!”舒云赶紧说道。

宜肯额刚刚挪动了一下身体,哈丰阿瞬间就停止了哭声,大大的丹凤眼直接看向了瑚图里丰生扎喇芬。

噗嗤!

胤禛乐呵起来,哈丰阿是吃醋了,不希望宜肯额太靠近瑚图里丰生扎喇芬。

在笑声中,宜肯额的脸色像是调色盘,变换了好几次。

“阿诨,招惹了哈丰阿吗?”瑚图里丰生扎喇芬捏着手帕,捂嘴笑着。

“笑什么,这么点的孩子,就知道醋了!”胤禛觉得自己的心情好了很多,原来,儿子不是排斥他一个人,这样就好了。

“阿玛,咱们什么时候能到海边!”宜肯额把着窗户,看向了外面,在马车的左侧,就是靠近海边了,隐隐约约的能听到海浪声。

“再有两刻钟,在这里坐好了,怎么和靠垫上有钉子一样,总是坐不稳?”胤禛看了一眼宜肯额,有些恼火的说道。、

宜肯额无奈的摊手:“我是担忧,弟弟再被我给弄哭了,我可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喝水!”舒云给宜肯额倒了一杯酸梅汤,随着宜肯额长大后,有时候,却是挺闹腾的。

稍晚,马车停在了沙滩上,龙凤胎下了马车就被胤?、胤祥和胤禛给带走疯玩去了,留下的只有两个刚刚出生的小阿哥。

“爷,让三位爷呆着三个孩子,真的安嘛?”尹根觉罗氏问道。

“安的!”胤褆说道,“他们三个虽然有些粗,身边的奴才都是身经百战的。”

胤禛也附和道,“大嬷嬷也跟着过去了,肯定不会有事儿的!”

大嬷嬷?!

胤褆愣了:“是贵额娘给的嬷嬷?”

胤禛颔首,大嬷嬷对阿哥们都很好的,所以,胤褆很喜欢这个嬷嬷。

“我的奶嬷嬷都已经病逝了,所以,咱们阿哥里面,只有的奶嬷嬷还在的!”胤褆惋惜道。

胤禛苦笑了一下,是因为大嬷嬷的娘家是康熙信任的,而且,他们都明白自己的地位,从来不会有任何的非分之想的。

因此,康熙考虑了很长时间,才没让龙卫的人动手的。

“爷,奴婢们清晨过来,已经准备了不少的海鲜,咱们是不是先要做一些呢?”尹根觉罗氏也很喜欢海鲜,为了多西珲,才一直忍耐没吃到,现在,多西珲和哈丰阿都被要求吃了奶嬷嬷的奶,尹根觉罗氏和舒云才彻底的解禁了。

“们少吃些,之前,们两个喂奶,所以,不能吃,黄安知道了,还把说了我们!”胤褆感慨道,康熙那张黑脸,让他记忆犹新啊。

皇家的贵妇们,哪个是要自己喂的?她们两个算是标新立异了。

“下次不会了!”尹根觉罗氏承诺道。

番外五:妯娌的烧烤宴会

♂? ,,

海边上,孩子们在欢快的奔跑着,胤祥和胤禵二人则在三人的后面追逐着德。

在沙滩的至高处,侍卫搭建了十几个帐篷,这些帐篷是他们的露营的地方,在帐篷的前面,更是摆放了木柴,等待傍晚时,会把篝火给点燃了。

“阿玛,快些来!”瑚图里丰生扎喇芬在海边捡贝壳,发现了很多的螃蟹,赶紧招呼胤禛,希望他能尽快过来。

“怎么了?”胤禛赶紧冲女儿的方向跑去,舒云瞧着胤禛的背影,无奈的摇头。

“舒云,四爷也是把女儿捧在了手心里面宠着?”尹根觉罗氏不仅笑起来。

“对啊,女儿才是最好的,别人都是有缺点的!”舒云抿嘴笑了,“大爷呢?”

舒云往四周看了一下,不光胤禛没有在这边,连胤褆也没在这边呆着。

“早跑过去了,还用的到来询问吗?”尹根觉罗氏感叹道,“女儿的命令,绝对是要执行的,而且,还要满足她的所有要求!”

“嘿嘿,大嫂,您也要看开点,要不然,您就是自己找虐!”舒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丝的无奈。

“罢了,我也不管了,咱们准备午膳吧,这些海鲜都要弄了?”尹根觉罗氏出门了,就准备亲力亲为了。

在府邸,嬷嬷们都会用规矩来要求她们的,好容易出门了,就当自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

“嗯,宜肯额说是要吃烤海鲜,另外,厨子们已经做好了午膳,咱们只要做一些海鲜类的菜肴就成!”舒云一边说着,一边看着远处,胤禛难得和龙凤胎玩成了一片,这感觉很是不错呢!

“舒云,等到颁金节,这几位爷要在军港这边过的,是怎么想的?!”尹根觉罗氏和舒云都是负责的人,“老十家的,就不要让她准备了。”

十福晋正在海边上,与胤?玩闹,她首次见到大海,整个人都沉浸在欢乐里面。

舒云狐疑的凝视尹根觉罗,她们二人皆是嫡福晋,若是漏掉一个,是不是不好呢?她自己则是一个侧福晋而已。

“是贵额娘的意思,这个恶人最好我来做!”尹根觉罗氏无奈道。

“为何?!”舒云愣了,难道,胤?府邸的权利,不是在十福晋的手上。

“不清楚!”尹根觉罗氏无奈道。

“其实,胤?府邸的事情,都是由他的侧福晋来处理的,福晋一直说自己,不善于管理这些事情!”尹根觉罗氏觉得,十福晋算是聪明的,若是一直紧紧的控制着权利,可能会把胤?推向远方的。

现在,胤?一直在她的身边,若是出去的话,也会想着她的。

用权利换来了宠爱,对于十福晋而言,这绝对是一个划算的买卖。

“大嫂,十福晋并不像她表现的那么迷糊,若是真的迷糊了,就不会想到这个办法了,等到过几年,胤?真正的了解了自家的福晋,我相信,这些权利也会回到她的手里的。”舒云佩服十福晋了,这绝对是进退适宜。

“现在,明白了为何皇阿玛严令,不允许蒙古贵女管家了吧,这些女人的心思有些多了,南边的女眷们只是内斗的厉害,那边的人…..从小就是能忍耐的,蒙古亲王们的府邸里面,都是从小斗争到大的,那边福晋和侧福晋的孩子都是嫡子和嫡女,所以,他们的竞争能力会更大了!”尹根觉罗氏了解蒙古周遭的情况,当初,若不是为了胤褆,她也不会看那么多的游记的。

“所以,这些人都是扮猪吃老虎的主儿!”舒云明白了,胤禛也说了,减少与十福晋的接触,若是平时一起玩,也要多留心,严防会被套话的。

十福晋的脾气还算是可以的,而且,不是涉及道了胤?和娘家的利益,她会直接当做听不见的,所以,康熙瞧着十福晋这么识趣,允许这位能生孩子的。

毕竟,蒙古贵女们走进了皇家,极少有人被允许生下子嗣,所以,蒙古贵女们有些想要与十福晋学的。

“大嫂,我倒觉得,不让她决策,也让她帮着跑腿吧,最少说明,您也是一视同仁的。”舒云有些不想管颁金节的筹备,琐碎的事情是在是太多了!

“嗯,这个没问题!”尹根觉罗氏点头了,十福晋到底是个有能力的,据说,在蒙古贵女里面,绝对算得上是个佼佼者了。

“大嫂、小四嫂,我也过来帮们准备午膳了!”十福晋开心的从远处跑了过来,看着尹根觉罗氏与舒云准备的东西,赶紧出手帮忙。

“去看海了?”舒云清楚,十福晋还没有见过大海,玩疯了也是有情可原的。

十福晋不好意思的看了舒云一眼,小四嫂说的很犀利。

未出嫁时,额娘特意去打探了一下妯娌的事情,这位四侧福晋是四爷亲手培养的,从舒云进宫起,就一直被胤禛所调教,现在,比四福晋更得胤禛的心思。

“是,我觉得大海真的很好,若是能多住一段时间就好了!”十福晋开心的说道,“爷说,大嫂和小四嫂这边要准备烤海鲜,我没吃过,爷去赞不绝口呢!”

“来,我叫烤,们要在这里呆上好几年,可以随时过来,反正,这里距离军港也不是很远的!”舒云直接说道。

十福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自己若是总闹着过来,估计胤?也没时间。

在军港内,上面还有两个嫂子,这二人都是最规矩的,连嬷嬷都说,若是要做到不被长辈挑刺儿,这一位嫡福晋和侧福晋就是最好的模板!

“四嫂,爷肯定没有时间,最近,若不是我过来了,可能连家都不回!”十福晋过来后,询问了胤?身边的奴才,发现胤?只要是训练时,都会很那才回去的。

“过来了,十爷就会早早的回去了,要知道,训练了一整日了,也要有一个舒心的地方,放松一下心情的!”舒云赶紧劝道。

“是啊,两个弟弟有事情的,肯定不会让胤?留在那边的。”尹根觉罗氏说道。

十福晋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来,两位嫂子都是站在自己这边的,这就好了,若是反过来,自己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额娘在出嫁前,还特意的说了,要跟随嫂子们的脚步走的,尤其是这位效四嫂,深的长辈们的宠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