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茄子视频app官方

破碗求订阅月票.

………………

夜里,风夹着雨忽然一起袭来。

才送走温叶他们,关秋荷都还在这边的别墅没回家,一阵风飘过,雨来了。

这场雨比天气预报中来得更早一些。

两栋别墅之间相连的避雨廊道尚未建成,时间也不算太晚,关秋荷就没着急回去。

就这几十米地,打个伞吧,太麻烦。

不打伞吧,多少有点沙雕。

寻思左右无事,方年提议打个家乡跑胡子。

加上林凤女士,刚好四个人。

陆薇语跟关秋荷并不擅长这个牌种,这一下让林凤女士兴趣大增。

“来吧来吧,我教们。”

暖春户外陈思颖美眉眉唯美写真

“这个很简单的,一会一会儿就会了。”

“……”

孟子曰:人之忌,在好为人师。

古贤向来诚实。

方年也是看林凤女士有点无聊,所以趁着这个雨夜给她找点乐趣。

毕竟林凤女士的大多数时间是在给方歆做饭、接送方歆上下学、共同学习英语中度过。

日子过得实在枯燥,且难受。

尤其是这个英语,整半天最后还是:hello、tankyou、Ifine。

太难了!

字牌一摆,分座四方,牌局开始。

第一局自然是由懂棠梨方言的陆薇语来数底——

按照棠梨片区的规则,四个人玩,总会有一个人数底,假如对家是庄家,自己就得数底。

数底能获得庄家胡息的一半,无法整除的部分自动加1胡息,比如庄家胡息23,数底方就算作12。

但是数底没有摸牌的机会,主要任务是在抓牌完 成之前数出19张牌留底作敦。

牌局一开始,方年便故意打趣道:“学姐好好学啊,教会了,我还得教关总。”

“……”

几轮下来,便玩得有声有色了。

本来是自己个在沙发上玩着的方歆小朋友凑到了方年边上当观众。

从小都有点子耳濡目染的底子,方歆小朋友也是能看得一知半解的。

看着看着,方歆忽然用棠梨方言开口说道:“妈妈,怕学起打牌绝对比英语要简单吧?”

方年连忙摸了摸方歆的小脑袋? 叹气道:“方歆呐,从现在开始记得少说话多做事。”

“哦。”方歆本来不懂,但迎上林凤女士的眼睛? 忽然就明白了过来。

莫名都觉得头皮有点痒痒。

陆薇语硬是忍着没笑。

这时她有些羡慕关秋荷? 反正听不懂?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林凤气得不行,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发作,毕竟被自己的小女儿嘲讽怎么都算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情。

偏偏还是扎到心的那种。

好在牌局吸引了她更多的注意力。

“慢? 我要碰。”

方年瞄了眼桌面:“要我说还是留给我吃一张? 碰了就会放炮。”

“真的吗?我不信。”林凤呵呵一笑。

下一秒钟,方年似模似样的叹了口气:“说了不信。”

“刚好15胡的黑百。”

说着,方年把牌面摊开放下? 一提提? 刚好15胡息的纯黑色? 名堂叫做黑百。

林凤女士瞪大眼睛? 一张张数着。

好片刻后才开口:“早知道我不打小五就好了。”

“谢了? 手上哪一张要打的都是炮。”方年故意嘚瑟道。

林凤仔细看了眼? 还真是,一下沉默了。

方年一点不饶人,一副感慨万千的样子,逼逼赖赖道:“唉,怕是忘了以前天天夸我记性好的时候了。”

“掀开就是个自摸? 平白少了一百胡。”

方年搓搓手:“算账给钱吧。”

“……”

已经基本会玩的陆薇语跟关秋荷看得一愣一愣的。

关秋荷看着看着眼珠子一转? 撇嘴道:“没意思? 就这水平? 我们还玩什么。”

“就是就是。”陆薇语也反应了过来,“都能算到是什么牌。”

方年:“……”

“太夸张了啊,我又不是神? 只是根据相应形式可以得出合理推测而已。”

“……”

…………

玩着牌,方年也趁着数底的时候抽空去网上冲了浪。

女娲实验室官方发布的漏洞奖励计划已经基本没了声音。

反而是后续的小道消息成为了舆论热点。

毕竟相较而言,无论是哪个时代,哪个地区,人们总是更愿意相信阴谋论调。

具体来说。

对于女娲实验室的遭遇,依旧有些喜欢抱着膀子貌似高高在上,端坐云上,俯瞰众生、众人皆醉他独醒的理中客。

但最后大方向的舆论观点还是逐渐变得统一:

“肯定是西方欧美搞得鬼,要不然没法解释这些明明早就存在其它系统上很久的漏洞,自己的团队才可能下意识略过他们自己的系统,这叫灯下黑!”

“这个什么团队如此高调,从一开始压根没想过要钱,就是要搞坏女娲系统的名声!要不然为什么不私下交易,还不断制造舆论压力?!”

“肯定是故意的,要不然哪有那么大的人力物力来搞间谍这种事情。”

“……”

这也是方年期待看到的有利场景。

因为并不是受控的安全事件,对处于发展阶段的女娲系统打击其实不小。

这件事情远远没有就此为止。

目前通过销售流通到市面上的智能手机,除了大辣椒,没有任何一台机器在上市之前就搭载了女娲2.3。

小米1的补丁是推送得最快的,之前晚上的7点钟就推送了。

但用户更不更新纯属自愿。

而且还会影响到后续的销售计划。

小米大概率是不会改变近期销售计划,只能是通过下发更新的方式来对一些批次的手机进行补丁升级。

可能得两三个批次以后才能更换系统。

小米1的用户还好,基本上是发烧友。

像是中興、菊厂、联想就有点不太行了,他们的品牌受众群不一定有这么好的刷机爱好度。

所以……

方年上午放弃了这个冒险的想法也是基于此。

在目前这个阶段,一定会造成一定程度的目标用户流失。

不过女娲实验室的运气还不错。

又或者说方年从一开始给女娲实验室定下来的长远发展规划到位,坚持走完 全自主研发的道路。

绕过所有的第三方专利。

这才让这次总共30个公开漏洞中只有7个是女娲系统原生缺陷。

占比23%左右。

最核心的两个高危漏洞均与女娲无关,并且其中一个还已经解决了。

整体的舆论形势上其实还是比较有利的。

加上女娲实验室的反应也很快,错了就立正挨打,也算是补救及时。

再算上这一出第三方小道消息,多少把锅甩出去了一部分。

边玩牌边玩手机的方年心里不无嘀咕

“……”

再次数完 底,方年又翻了翻手机,目光一顿,嘀咕出声。

“嚯嚯,这个OPtron团队的负责人怕不是个铁憨憨?”

“还主动表明自己团队的所在地……这可真的是……”

“我都怀疑这是我安排的。”

陆薇语搭了句话:“怎么个情况?”

方年笑着说:“OPtron团队在公共网络空间极力撇清团队关系,极力表示自己的中立性,以后等女娲系统发展稳定了,得空去收购一下这个团队,也太给力了!”

“这助攻送的。”关秋荷啧啧称奇。

“……”

本来接下来的发展形势还不太明朗。

现在来这么一出,绝了!

果然,本就趋于统一的舆论直接走向唯一。

至少国内的公共网络空间是这样的。

“真是给我气乐了,女娲实验室从未停止过努力适应社会的一些潜规则,也从未停止过努力,就活该被这么针对吗?”

“一贯做事风格就这样了,任何行为中,都自以为是的处于优势、强势地位!”

什么玩意啊!”

“不多说了,现在我就换成女娲系统开发版,用实际行动支持女娲实验室!”

“……”

看完 几条热门帖子,方年嘴上说了句:“将来,女娲系统的海外大规模推广应该会比较难。”

“……”

…………

深夜十一点钟,客厅的牌局结束。

最后算下来自然是方年赢了。

几百块钱的样子。

输的是陆薇语跟关秋荷。

方歆小朋友撑不住早就去睡了,林凤女士也拾掇了下去睡了。

眼瞅着时间点,方年、陆薇语、关秋荷干脆就坐在客厅唠起了嗑。

从舆论上甩锅欧美只是第一步。

女娲实验室还有实际行动。

之前仔细商量过,最终决定趁热打铁,充分利用自己‘受害者’身份在程序员的圈子里‘博取’同情。

女娲系统本身并不差。

不说在某些功能特性上的领先。

光是每一个正式发布的迭代稳定版本都会多几项甚至十几项自主专利。

从内核到各个服务模块,都逐渐变得完 全可控起来。

之所以没有像安卓那样,一年多的时间就成为了最热门的智能手机系统。

有几方面的原因。

核心是应用生态差太远。

其它还有因为女娲系统有中国这个标签在……等等等等。

所以……

女娲系统现在的核心发展规划是:获取更多的应用开发者支持,建立起海量应用库,在世界范围内的那种。

女娲系统整体上要走的是一条跟iOS和安卓都不太一样的道路。

首先女娲系统闭源。

其次女娲系统相对开放。

最后女娲系统要打造的是闭环开放性生态。

这是个看起来就很矛盾的规划。

处于iOS和安卓的中界线上,可以说是左右横跳。

其根本原因是,前沿现在根本没有苹果那样对生态链的某种程度的绝对控制权限。

甚至以后、将来都达不到。

体量上也是没法比的。

额外的,一开始女娲系统也不是前沿的。

是先有女娲联盟后有的前沿女娲系统实验室。

再加上方年本身对前沿的规划是较为开放性质的,所以才有这样的居中规划……

当客厅的空气钟指向12点整时。

女娲实验室官方号在GitHub论坛上线了新的内容与介绍。

“这是一个新的开源项目,为了便于广大应用开发爱好者更好的编译基于女娲系统的应用软件,女娲实验室在C语言的基础上改写了一种新的语言,以及配套的编译器。”

“……”

“为了让大家更加了解女娲实验室、了解女娲系统,以及遵循互联网开放精神,女娲实验室希望可以在大家的帮助下一起来完 善这个还不够成熟的项目。”

“……”

是的……

女娲实验室保密实验室正式写出了一款新的编程语言与配套的编译器。

可用但不成熟的组件有编译器、调试器、标准程序库、基础类库、套件管理器和REPL。

这个并不成熟、并且直接开源的、新编程语言的名字叫:

nwL

即:nuwa language。

实际上,nwL这个项目更趋向于传统的开源概念。

如果以Linux之父Linus提出的概念为准,其实指的是一种软件开发模式。

也就是将源代码完 全开放在互联网,每个人都可以查看并且修改源代码;每个人都可以参与软件测试修改反馈……

换言之……

从传统的定义上来说,开源项目是指项目在研发过程中对外公开。

而,

女娲实验室最新发布的nwL就是这样。

这也是为什么可以这么巧的原因。

女娲实验室的保密实验室研发核心可不是编程语言,而是桌面级系统相关配套完 善。

因为方年在经过反复权衡之后,最终认为,编程语言本身的控制权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应用开发者会使用它。

从完 善过程中开源,会得到更多的认同,乃至亲切感。

于是果断决定选在这样一个时机公开项目。

而且方年还知道苹果在几年后搞出来一个新的语言,叫做swift,并且在运营一年后完 全开源……

中国时间是晚上十二点,欧美地区大多数地方都是白天,或者是大中午,或者是大早上。

所以……

本就备受关注的女娲实验室的最新动态被无数程序员捕捉到了。

很快在程序员世界引发热议。

国外的一些程序员很是激动。

“我的天!简直爱死了女娲实验室,太棒了!”

“我感觉到了女娲实验室对Linus的尊重,这才是真正的开源项目,我决定了,nwL就是我的第二个孩子!”

“太不可思议了!在遭受了漏洞勒索之后,女娲实验室居然还能有这样的活力,这家公司一定很有趣!”

“有些同情这家公司的遭遇,它遭到了严重的阴谋!没有任何一个安全团队会如此公开的要求所谓的服务费,没想到这家公司还愿意以开放的态度拥抱世界!赞!”

“……”

方年看着这些激动的评论,满意的笑了:“初步效果还不错。”

尽管国内是凌晨。

但消息依旧很快传了回来。

也不知道是谁带了个头,整个舆论风向有点莫名得悲情色彩……

======

PS:先更一章,剩下的两章我正在慢慢磨蹭码出来,卡了个文,唉~什么时候我能12点钟写完 啊,顶不住啊顶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