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网下载安装app安卓

“妈的,走,我们现在就去天星学院,敢砸老子的场子,老子倒要看看是谁胆子这么大!”

洪天波一时之间也不记得要向自己的不孝徒弟要酒来喝了。

百里落嫣自然也知道今天的事儿可是不小呢,那个什么神龙学院,又是怎么回事儿。

神龙学院她没有听说过,可是有人却听说过。

杏儿眨巴着大眼睛:“这个神龙学院我听说过一些,这个学院成立的时间并不长,大约只有三年吧。”

“只是神龙学院一成立,便开始不断地挑战各大学院,如果他们输了,那么至此神龙学院除名,而如果是别的学院输了,神龙学院便会在这个学院里带走十名最优秀的学生。”

听到了这话,洪天波的一张老脸却是越发的难看了。

百里落嫣与即墨青篱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一抹审慎,这个神龙学院这样的做法无非是在生生地打其他学院的脸面呢。

可是他们还是继续这么做了,那么想必是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将其他的学院放在眼里,或者说他们有所倚仗。

而杏儿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她继续道:“而且据我所知,现在神龙学院已经有三百多名学生了,而且从无败绩。”

三百多名学生,也就是说他们已经挑战过三十多所学院了,所以才能累积下如此数量的学生,每一个都是所在学院的精英呢。

这个神龙学院只怕不会随便打无把握的仗,既然他们这么做了,便是笃定天星学院会输!

猫奴秀性感可爱

“师傅,我们乘大红过去吧!”百里落嫣道。

“好!”洪天波其实是可以自己一个人先赶过去的,可是这根本就是学员间的比试,所以他去了也起不了什么大作用。

他的目光落在了百里落嫣与夜修两个人的身上,到时候只怕还得自己这两个弟子出手也说不定呢。

于是随着一声长啼,大红的身形再现。

众人立马便都纷纷跳上了大红的背上。

唐二胖子也将自己手里的好吃的,全都塞到了大红的嘴里:“大红啊,吃饱了,可要飞得快快的!”

妈蛋的,居然有人敢砸天星学院的场子,难道这些人不知道,天星学院可是他唐二少的地盘吗?

嗯哼,等着吧,等着他唐二少大发雄发,直接用肥壮的身子将那些混蛋压成肉饼一块块!

大红百里落嫣将一粒风速丹抛给了大红,从自家主人的脸上,大红也看得出来,这一次的事情可是不简单呢。

所以自己必须要飞得更快更快才行。

……

而此时此刻天星学院的广场上,却是人山人海,不只是天星学院的老师和学员们全都在这里,还有天星城的众人。

同样的神龙学院的十位老师,还有三百二十位学员也全都在场。

在广场正中间的青石台上,一张古朴的琵琶正静静地放在一个石桌上,而两侧则是各站着五十名天星学院的学生。

神龙学院的院长戴皮皮,很是有些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天星学院的副院长许明哲:“许院长,既然贵院已经将一百名学生选好了,那么便让他们挨个试试吧。”

“刚才我们学院的一个学生可是已经弹过了,虽然声音不太动听,可是这钥匙可是已经响了呢!”

说起来这把所谓的钥匙,其实是两半的,当年洪天波将天星学院交给副院长许明哲和大长老苏沉后,还留下了一半的钥匙,这才飘然而去。

许明哲与苏沉两个人对于这一半的钥匙了解也不多,只是知道这是一座宝藏的钥匙。

可是他们一来不知道宝藏在哪里,二来也不知道另一半钥匙在哪里。

只是却不知道神龙学院从哪里听说到了这个消息,他们不但带来了另一半的钥匙,还带来了神龙学院的学生,而且直到今天见面才说出了他们真正的打算。

各有一半钥匙,半把钥匙说白了根本就是没有用的,只要合二为一才有用,如果哪个学院的学生可以弹响这把钥匙,那么便算哪个学院胜利,那么这把钥匙便归哪个学院所有。

而刚才神龙学院一个冷艳的女孩子上台,虽然有些费力可是却还是弹响了这把琵琶钥匙。

看了一眼自己这边选出来的一百名学生,许明哲点了点头,于是第一个学生便走到了那把琵琶钥匙前,抬手按在了那琴弦之上。

只是还不见他用力呢,便见那琴弦突然间自己动了,琴弦锋利如刀,居然直接将少年的手指尖削掉了。

鲜血洒在琵琶上,众人便看到了诡异了一幕,那琵琶居然将那些鲜血全都吸收了进去。

许明哲的脸色一变,豁地扭头看向戴皮皮:“戴院长这是什么意思?”他敢说对于这样的事儿,这个戴皮皮一定是知道的。

戴皮皮看着那个少年被人扶下了青石台,也是笑得很满意:“哟,许院长这话说得还真是……”

“我可是只有一半的钥匙啊,不合到一起,我怎么知道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不过约定就是约定,还请许院长继续按着我们的约定做吧,我想天星学院应该不会连约好的事情都不愿意完成吧,那样子这名声……”

威胁,这绝对是赤果果的威胁。

许明哲的心里积累着怒气,他恨恨地盯了戴皮皮一眼。

台上的学生们,自然也知道,如果他们害怕受伤的话,那么只怕天星学院的名声会真的变臭了。

而且不过只是指尖受点轻伤罢了。

于是余下的学生们纷纷对视一眼,便又有第二名学生走了上来,他的情况自然也不会比第一名学生好多少,而且当手指被割破的那一刻……

他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鲜血似乎受到了什么吸引一般,那种涌血量绝对不是这么小的伤口所应该具有的。

就像是这把琵琶钥匙想要将他体内的鲜血全都吸引出来一样。

接着又是第三名学生,第四名学生……许明哲的脸色越来越黑,就连坐在他身边,一向以沉稳冷静而著称的大长老苏沉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