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用抖音国际版刷到大尺度

张淑云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这个念头。

周天有多废,她还不清楚吗?

"淑云啊,任勇说的那个周先生是谁啊,该不会是你女婿吧?"

一个大妈走过来,很八卦的问张淑云。

张淑云扫了周天一下,不禁撇了撇嘴。

就凭周天这样的,可能吗?

"王姐你可真能拿我开心,怎么可能嘛。"

张淑云摇头说道。

这时又一个大妈笑了,"呵呵,王姐你可真逗,你也不想想,任勇是什么人?这一条街都是任勇说了算!连任勇都怕周先生。你觉得周先生能是一般人吗?"

"就是啊王姐,不是我小看周天啊,他还真没那个面子,哈哈。"

"依我看哪。这个周先生一定是真人不露相,在暗中保护淑云呢。"

"??"

lome风 纯白清新写真

一群大妈都凑过来了,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一个个说的头头是道的。

张淑云听着这些人的议论,她突然抿嘴笑了。

心想这个"周先生",十有**,就是京都来的周公子!

只是,还没有十足的把握。张淑云也不好声张出去。

"周天啊,你怎么也不说话呢?你倒是说说啊,那个周先生到底是不是你,呵呵呵??"

那个被称为"王姐"的大妈。凑到周天面前打趣道。

周天一脸平淡看着王大妈,微微一笑,"没错,是我。"

"啊?"

王大妈听了一愣,随即就哈哈大笑起来,笑的那才开心呢。

"你们听听你们听听,周天说他就是那个周先生,哈哈哈。"

王大妈哈哈大笑,更看不起周天了。

其他几个大妈也都笑了,其中一人说道:"淑云啊,看来以后得对你女婿刮目相看了哟,你看看你女婿能耐多大呀,连任勇都那么怕他。"

"是啊淑云,今天要是没有你女婿在这,你可就真的惨了呀。"

"看来以后我们都得让淑云罩着了,遇到什么事也好找她女婿帮帮忙呀。"

"??"

几个大妈冷嘲热讽的。谁也不甘落后。

张淑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死死的瞪着周天。

她觉得这个女婿,就特么是上天派来让她丢人陷眼的!

"你还有脸在这呆着啊,还不快回家去!"

张淑云气极败坏。手指头已经戳到周天的脑门上。

周天被戳得这个郁闷,明明帮丈母娘解了围,可却落得这么个下场。

"妈,任勇说的那个周先生,真的是我,你爱信不信吧。"

周天很无所谓的甩甩头,就准备带着李若雪先回家。

"你还说!我就纳闷了,你脸皮就这么厚的吗?你看看大家都怎么笑你呢!"

张淑云气道。

"呵呵。"

周天扫了一眼这些邻居大妈。也懒得再解释。

"你还不服气是吗?我问问你,既然你说任勇是看你面子,那他刚才为什么理都没理你?"张淑云质问周天。

"他不认识我的。"

周天无奈的苦笑道。

"呵呵,周天啊周天,我真是服你了,你这不前后矛盾吗?"

张淑云气乐了。

王大妈一听也来劲了,笑着道:"行啦淑云,你女婿就是要面子。"

"是啊淑云,周天也是老实人,撒谎都不会撒,呵呵,也怪招笑的。"

"任勇都不认识他。还给他面子,笑死我了,哈哈??"

几个大妈差点笑晕在广场。字更¥新速¥度最ap駃=0

李若雪的脸一会红一会白的,她这时扯了扯周天,"跟我回家!"

"若雪,你也不相信我吗?"

周天真是无语极了,望着李若雪的俏美脸庞,他觉得老婆应该会相信他的。

"你连我都想骗吗?"

李若雪眼睛有些湿润。对周天真是极度失望,"你没本事我认了,你不能帮妈解围,我也不怨你。但我不想你变成一个满口谎言的人。"

"若雪,我真没骗你啊。"

啪!

清脆的耳光声响起,李若雪扬起玉手扇在了周天的脸上。

然后李若雪一转身,跑着离开了广场。

"哎。"

周天脸上火辣辣。真是有口难言。

若雪,总有一天你会知道,你老公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

周天心里暗自想着,然后悄悄离开了广场。

到了街边。上了龙昆的那辆宾利车,开车回了三星级酒店。

龙昆和柯佛爷还在包间喝酒,周天把钥匙给了龙昆后,没有多停留,打车回了家。

此时,张淑云也已经回家了。

虽然她感觉周天挺给她丢脸的,但她的心里仍然按捺不住兴奋。

兴奋的是,任勇口中的周先生,一定就是京都周公子。

"若雪,你快出来,妈跟你说点事!"

张淑云一进家门,就激动的喊李若雪。

李若雪从房间出来,看到老妈兴奋成这个样子,她很是疑惑。

"妈,什么事高兴成这样?"

"嘿嘿,乖女儿啊,你知道今天帮我解围的周先生,到底是谁不?"

张淑云一脸神秘的问李若雪。

李若雪皱了皱眉,她现在是一听这件事,就觉得闹心。

"我不知道。"

"哈哈。你不知道,但妈知道了!这个周先生啊,一定就是京都来的周公子!"张淑云哈哈笑道。

李若雪听了顿时心中一动,看着张淑云道:"妈,我们都没见过周公子,怎么可能是他啊?"

"怎么不可能?你好好想想,周公子无条件帮咱们完成锦绣山庄的收尾工程,那可是需要一千来万啊!人家凭什么这么帮咱们。还不是因为看中你了?"

"所以我分析啊,这位周公子就是在故作神秘,而且他一直都在暗中关注着你呢,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及时救了我?"

张淑云越说越觉得是这么回事。心里已经美的不行不行的了。

李若雪沉默不语,她的心里好乱。

再怎么样,她也是有丈夫的人,尽管她从未真正成为周天的妻子。

就在这时,周天进了屋。

"妈,若雪,我回来了。"

张淑云和李若雪都没有理周天,相反。张淑云还瞪了周天一眼。

"若雪,你怎么不说话呀?周公子对你有这份心,你该高兴才是呀。"

张淑云一脸美滋滋的神色,问李若雪。

李若雪这时看了周天一眼,她觉得老妈有点过分了。

再不拿周天当回事,也不能当着周天的面说这些呀?

"妈,快别说了。"李若雪说道。

张淑云听了一瞪眼,嫌弃的扫了周天一下,然后说道:"哼哼,怎么着,当着他的面就不能说啦?"

"妈,周天好歹是我老公,你当着他面说这些,也太不像话。"

李若雪对张淑云道。

张淑云却是一脸不在乎的样子,"当着他面说怎么啦?我就是要让他明白明白!"

说着,张淑云从沙发站起,来到周天的面前说道:"周天,今天把话跟你说明白吧,京都周公子看上若雪了,而且一直都很帮她的。"

周天真是醉了,京都周公子是很喜欢你女儿,这还用你说?

要是不喜欢你女儿,谁特么听你天天瞎逼逼!

"妈,这我知道。"

周天淡淡的一笑,看着张淑云。

张淑云气得脸都绿了,心想我女儿怎么就嫁给这么没用的男人了!都这节骨眼上了,他还笑得出来?

"周天你有没有搞错,别的男人喜欢上你老婆了,你都一点不生气?"

张淑云惊诧的看着周天,又气又好笑。

"当然不生气了,因为你说的那个男人,就是我。"

周天平淡的说道。

张淑云翻了翻白眼,喝道:"你别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你不是口口声声说爱若雪吗?我告诉你,你跟京都周公子比,就是垃圾!既然你爱她,那你就放过她,明天就去跟她离婚吧!"